Mink Drum Lesson Facebook專頁  (http://facebook.com/MinkDrumLesson )

大家有打鼓的問題,歡迎來問,

Min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原事件連結: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300364899980779&set=a.300364873314115.92512.100000218148647&type=1&ref=nf


心情不好,身體很疲累的時候,

看到這樣類似的事情就會有點昏。

 

 

我先舉個大家還算蠻熟悉的例子,

YouTube影片底下的「不喜歡」人數。

 

常常看到底下比較多人推的評論常常會有類似以下這種話:

「**個人嫉妒她歌唱得好」,

 

**是按不喜歡的人數,然後一堆人就給這句話按讚。

很妙的是我好像比較少在YouTube看到這種英文版的群眾暴力。

 

 

阿給說過,我的批判性也是一種言語暴力。

這大概也是我覺得很疲累的一件事吧。

 

在這種心情下,

看到最近大家轉貼的一份訊息,

 

大意是指,有人養了貓,

因為搬家後家裡不能養,把貓咪送回收容所。

 

當然免不了的底下留言絕對是罵翻天,

更不意外的是我每個有轉貼的朋友們也是都罵翻天。

 

我知道你們都很愛貓,無庸置疑地,因為我也是。

 

姑且不論當事人放棄貓咪背後的原因細節有沒有被深入追蹤,

這個訊息讓我整個人又暈了。

 

這陣子來我深刻體會到幾件事,

 

第一件事,

把自己愛一個人、一件事物的心情投射到別人身上,

進而指責他,強迫他扭轉想法或心情,是錯的;

 

第二件事是,

雖然佔的比例較低,但真的有突發狀況,是可以強迫你和你的所愛分開。

 

不是每個養貓的人,都可以愛貓愛到刻苦銘心,

不是在潑冷水,

這是事實,一定得接受的真相。

 

你喜歡一個東西,然而在嘗試過後才發覺其實沒這麼愛,

這是合理的人性。

 

底下一堆人說,

看照片就知道那隻貓的表情有多哀怨,

多不想離開主人(在照片裡被主人抱著),

但我想說的是,或許你們有說中,但也有可能沒說中,

貓咪外出很常會是那樣子的動作和表情,

沒有必要刻意選在這個時候很突兀地把貓咪擬人化。

 

這讓我想到有些人的話一出口就知道是沒養過貓在那邊嘴砲,

像是這樣子的話:

 

「女人就像是貓咪一樣,一但做錯事被責罵,

之後就再也不敢了,從此戰戰兢兢,深怕再做錯一樣的事。」

 

我給這句話五個字,

聽你在放屁。

 

 

回歸事件本身。

我不想去追究原飼主的道德觀,

領養貓咪的最高原則「不離不棄」這四個字,

在貓咪十幾年的壽命,是個蠻有難度的任務,我承認。

 

我個人在不離不棄這四個字底下,

確實做了很多很多的努力,

沒有養過的人真的不知道,

尤其當你沒有任何人支援,卻又要因為工作或理想奔波的時候。

(在這裡特別感謝簡馬,在我住新竹這段期間給予偌大的貓咪照顧支援)

 

有時候在你心情極差,或者特別忙碌時,

貓咪出現急性症狀。火上加油。

 

我坦白說,臭咪黑嚕結束後,我不會再養貓。

因為我不是養在高雄老家,人不在還有家人能幫忙,

我人也需要待在台北,勢必什麼都得一個人來。

 

這是現實面的問題,

大家不能把它想得太夢幻美好。

 

說穿了就一句話,

我不覺得每個養貓的人都做得到,

在這個想法下我認為去追究原飼主道德觀是一點意義都沒有的。

 

我比較在意的是原飼主後續處理的方式。

送回收容所真是糟透了,

等於是對貓咪先宣判死刑,

然後再看看能不能爭取緩刑或者無罪釋放的機會。

 

糟透了。

 

我認為就算不愛了,

也要做到最基本的責任。

 

至少應該用心尋找、慎選下一位領養者,

並持續追蹤並適當地給予下個主人必要的技術或經濟支援。

 

我覺得這才是適合的方法,

 

繼續養下去但養得一點都不開心、很硬撐,

或者貓咪連生理上都得不到好的照顧,亦或得不到心理上的陪伴,

都不會是一個好的結果。

 

但是群眾暴力逼使大家認為,這才是好選擇,

不離不棄開開心心,

但開開心心的是事不關己的群眾,

他們藉由網路不負責任的言論滿足了自己心裡莫名的正義感,

沒有真心想過原飼主和貓咪繼續這段關係,是不是真的開心。

 

 

這讓我想到另一件事,

如果自己的情人變心了,劈腿了,

 

大家的評論是不是也類似這樣的群眾暴力。

繼續這段關係,是不是真的開心。

 

論點一拉回感情,我想群眾的論點才會開始分歧。

因為這是你們每個人貨真價實用肉身去體會過的事。

 

才會開始明白,人生沒有這麼簡單。

我們不是聖人,軀幹也不是鐵打的。

 

唉,很暈。

 

 

簡單地說,

要棄養,必須做到的原則應該是「讓貓咪能過一個持平、或者更好的生活」,

而不是咬死在「不離不棄」這個傳統不放。

 

這是我合併我的生活和養貓的體悟,得出來的結論。(暈……)

 

幸運的是留言討論串不只一個人表明願意領養,

這樣就夠了。

 

貓咪加油,

祝妳繼續幸福下去。

Min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Oct 10 Mon 2011 12:40
  • SWITCH

好久沒有貨真價實的週休二日了。

 

這兩天確實放鬆不少,

也好久沒有悠閒地在書店和唱片行隨意看看。

 

雖然我還是個不怎麼有耐性的人,

但有比較進步是真的,

腳傷好像也有比較進步……

 

很多人說,

你的態度要改變,才能脫離現在的不滿和哀怨。

 

我想這真的很難,

尤其是照本宣科的「態度要改變」這幾個字。

 

我覺得人比較需要把自己的時間場給放鬆。

 

每天早上起床趕著上班,

邊開車邊草草嗑掉了早餐;

接近下班時間又趕著下班,

回家趕著吃完晚餐,

趕著馬上練鼓,

練完後又趕著洗澡,

趕著睡覺。

 

鬧鐘響了又趕著上班。

 

這樣的日子過多了,會變得很脆性,

好像禁不起任何一碰,不然就會崩潰後大哭。

 

 

連假後又要開始調整回這樣子的模式,

我心裡一直在想讓它變得更好。

 

賈伯斯說,

早上起床對著鏡子問,

如果今天是你的最後一天,你要繼續做你現在要做的事嗎?

 

如果是上現在的綁約班,我大概已經 NO 了兩年多,

如果是練鼓,教鼓,只要拿得起或拍得到任何會有grooving的東西,YES I DO。

 

最近迷上 Egg Shaker。

它很可愛,

可愛的是它就那麼簡簡單單地在掌心,

忠實反應著你的groove,和你所想表達。

 

昨天整個半夜在那邊搖得超開心,

今天搖卻又卡這個卡那個的。

可能是明天又要上班了吧。(笑)

 

 

溫暖過後或許覺得有點冷,

但苦味中又一點回甘。

 

自己的時間重新滿滿包圍自己,

這麼多美好與不美好攤開在眼前等著你抓周……

 

想成為什麼樣子,自己抓下來。

 

如果要學著面對死亡,

我想我選擇如此。

 

Choose what I want and make it REAL.

Min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依我的記性,

很少夢是在我醒來十分鐘後還記得清楚的。

 

我很猶豫要不要寫下來,

但又不太想忘。

 

 

我夢到我回到大一還是大二,

帶著現在所有的記憶回去。

 

身邊有另外兩個人和我一起帶著記憶回去,

一個是鍋翻覆 XDDD 另一個有點模糊,只記得是高中朋友。

 

剛回到那個時間點時,

我很開心,但卻異常冷靜,

 

心裡同時想說,

真爽,練了快十年的鼓,這下子又有十年了。

 

我問鍋翻覆說你打算怎麼做?

他說,

 

「我想留在學校,好好把以前沒聽懂的課徹底再學過一次。」

真是完全符合你在我心裡積極向學的優秀形象啊 XDDDD

 

 

另一個朋友問我,那你呢。現在想幹嘛?

 

 

我說。

去台北啊,我要再去把她追回來。

 

然後走在校園裡,經過一個池子。

忽然間一隻金髮的人魚躍出水面。

 

她看了看我一眼,又跳進池子裡。

過沒多久,漣漪未平的水波中間,來了第二隻人魚。

 

一頭黑髮,很直,很長,

 

和上一隻不同,

很美,美得讓人傻愣愣地。

 

她只是盯著我,什麼話也不說,

幾秒間,吻了我,把我拖進水裡。

 

 

然後就 Impact 了。

(大概是那個吻造成的吧……)

 

 

 

鬧鐘響了起來,

鈴聲的音樂裡剛好有那麼一句,「回到真實的生活了」。

 

 

像是整晚都沒睡過一樣,

整個早上累到快要昏過去,

 

但這個夢還是很清晰吶。

Min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大概是個對「社會化」這三個字很反胃的人。

 

 

在表哥開車的協助下,

某年的夏天,我搬進了交大十舍。

 

那時傻傻地什麼都不懂,

大二學長們也莫名熱血地帶著菜味十足的學弟到處奔走,

辦了好多行政手續,申請網路還有買新電腦之類的,

記得那時候就連洗個澡就很害羞,

宿舍走廊的氣味和此起彼落的淋浴聲,

這就是群居生活。

 

然後還有抽學伴之類有的沒的。

 

機械系的女生其實極少,

我們95級分成A和B兩班,

沒記錯的話A班兩個女生,B班三個女生,

 

後來A班一個女生轉系,B班好像也轉走一個,

所以只好恭喜兩位女同學直升班花。

 

但在這種有那麼一點點不可思議之低的機率之下我的大二直屬是學姐。

印象最深的就是那時候我想學鼓,

她推薦我找ST的小穎(李季穎)老師,

我很慶幸我的第一位老師是小穎老師,

對他講過印象最深的一句話,

 

「爵士鼓就像是夜生活啊。」

 

關於打鼓的事我想再把它歸到另一個叫做「打鼓這件事」的大方向去寫,

所以在此就不贅述了。

(因為要寫也是一大堆,都快十年的事了,還每天都有在碰,超多想寫)

 

 

大一真的是一段很奇怪的時期,

那時候大家真的瘋狂地著迷幾件事:

 

學伴,社團,CS,雞排+珍奶(才大一,還不太知道要拉板凳)。

 

 

有趣的是那時候只要一知道誰很正大家就會一窩蜂地搶,

所以某天我在交大校園看到一個景象,

一大群公狗追著一隻母狗跑……

 

我看得都差點要落淚了,真是太有啟發性了(拭淚)。

 

 

不過最警世的一件事,

莫過於一個女生從自己身邊暫時被「借」走,就馬上被把走這一件事……

 

然後過沒幾天那位同學在BBS丟我水球,

 

某同學:「ㄟ,你有保險套嗎?救一下啊」

某同學:「我以為你會有耶。」

 

=.=凸

 

要是當時小大一如我有這麼邪惡,

當初你還從我手中借得走女生嗎?嘖嘖。

 

 

所以就因為我善良如宅(意:在(寢)室善良可愛人好志氣高的好青年),

大一就在無止盡的打B翻MSN看電影熬夜和宵夜吃小七便當度過……

 

值得一提的是那時候幾乎每天宵夜都是一個小七便當,

體重還一點都沒變,真是太強大了。

 

然後動不動閒閒沒事也看日出,

現在的我真應該跟哆啦A夢借時光機回去把過去的我痛毆一頓。

 

然後鼓也是一週練兩三個小時,

這算是我打鼓日子以來,最後悔的一段吧,真的練太少。

真的要回去,應該照三餐毆。

 

到了大二。

其實寫大一是為了要講到大二的事。

 

交大有個戲劇比賽叫做「校長盃戲劇比賽」,

以系為單位參賽。

 

那時候真的忘了為什麼,

自己就負責了編劇兼導演。

 

主演的是96級,但在監督和主架構都是95級(大二)在負責。

 

記得大二的時候我忙得很誇張,很多事,

在摩斯打工(好像一週三班以上),星聲社成發,還有才剛結束的迎新等等,

那時每次回寢室幾乎都是放了東西又拿了東西就馬上出門,一點休息的時間也沒有。

所以後來三科三學分的主科被當,還差點吃一次二一。

 

但這段時間是我大學時期最棒的一段。

 

A, B班的同學因為這件事而變熟,

學弟妹玩得很開心,然後我也拿了在交大裡唯一的一張獎狀。

 

說真的那時候我虎頭蛇尾的個性又犯了,

劇本寫到最後卻整個很不想結尾。

 

那時候真的很謝謝大家願意聚在一起,把後面給討論完整。

 

 

後來拿了最佳劇本獎,

頒獎時念到機械系時,大家都跳起來了。

 

超爽。

 

 

記得那時候我們系剛演完(還沒頒獎),

走回宿舍的路上,遇到學弟們正在撤道具。

 

有個學弟開心地對我說,

 

「學長,謝謝你!」

 

 

那一瞬間,這麼長期的忙碌,都值得了。

都已經快十年了我還記得這一幕。

 

後來學弟們很爭氣,

拿了第三名。

 

那時候大家整個high翻了,

一起去慶功,一大群人吵吵鬧鬧地就這樣一路揮著旗子走到清夜。

 

 

其實我一直是很獨居型的人,

但那時候,覺得很棒。

 

而且在你付出了些什麼,

可以把大家的心都綁在一起時,

 

才會發現,人與人之間,能夠這麼美好。

 

 

(待續)

Min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