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大概是個對「社會化」這三個字很反胃的人。

 

 

在表哥開車的協助下,

某年的夏天,我搬進了交大十舍。

 

那時傻傻地什麼都不懂,

大二學長們也莫名熱血地帶著菜味十足的學弟到處奔走,

辦了好多行政手續,申請網路還有買新電腦之類的,

記得那時候就連洗個澡就很害羞,

宿舍走廊的氣味和此起彼落的淋浴聲,

這就是群居生活。

 

然後還有抽學伴之類有的沒的。

 

機械系的女生其實極少,

我們95級分成A和B兩班,

沒記錯的話A班兩個女生,B班三個女生,

 

後來A班一個女生轉系,B班好像也轉走一個,

所以只好恭喜兩位女同學直升班花。

 

但在這種有那麼一點點不可思議之低的機率之下我的大二直屬是學姐。

印象最深的就是那時候我想學鼓,

她推薦我找ST的小穎(李季穎)老師,

我很慶幸我的第一位老師是小穎老師,

對他講過印象最深的一句話,

 

「爵士鼓就像是夜生活啊。」

 

關於打鼓的事我想再把它歸到另一個叫做「打鼓這件事」的大方向去寫,

所以在此就不贅述了。

(因為要寫也是一大堆,都快十年的事了,還每天都有在碰,超多想寫)

 

 

大一真的是一段很奇怪的時期,

那時候大家真的瘋狂地著迷幾件事:

 

學伴,社團,CS,雞排+珍奶(才大一,還不太知道要拉板凳)。

 

 

有趣的是那時候只要一知道誰很正大家就會一窩蜂地搶,

所以某天我在交大校園看到一個景象,

一大群公狗追著一隻母狗跑……

 

我看得都差點要落淚了,真是太有啟發性了(拭淚)。

 

 

不過最警世的一件事,

莫過於一個女生從自己身邊暫時被「借」走,就馬上被把走這一件事……

 

然後過沒幾天那位同學在BBS丟我水球,

 

某同學:「ㄟ,你有保險套嗎?救一下啊」

某同學:「我以為你會有耶。」

 

=.=凸

 

要是當時小大一如我有這麼邪惡,

當初你還從我手中借得走女生嗎?嘖嘖。

 

 

所以就因為我善良如宅(意:在(寢)室善良可愛人好志氣高的好青年),

大一就在無止盡的打B翻MSN看電影熬夜和宵夜吃小七便當度過……

 

值得一提的是那時候幾乎每天宵夜都是一個小七便當,

體重還一點都沒變,真是太強大了。

 

然後動不動閒閒沒事也看日出,

現在的我真應該跟哆啦A夢借時光機回去把過去的我痛毆一頓。

 

然後鼓也是一週練兩三個小時,

這算是我打鼓日子以來,最後悔的一段吧,真的練太少。

真的要回去,應該照三餐毆。

 

到了大二。

其實寫大一是為了要講到大二的事。

 

交大有個戲劇比賽叫做「校長盃戲劇比賽」,

以系為單位參賽。

 

那時候真的忘了為什麼,

自己就負責了編劇兼導演。

 

主演的是96級,但在監督和主架構都是95級(大二)在負責。

 

記得大二的時候我忙得很誇張,很多事,

在摩斯打工(好像一週三班以上),星聲社成發,還有才剛結束的迎新等等,

那時每次回寢室幾乎都是放了東西又拿了東西就馬上出門,一點休息的時間也沒有。

所以後來三科三學分的主科被當,還差點吃一次二一。

 

但這段時間是我大學時期最棒的一段。

 

A, B班的同學因為這件事而變熟,

學弟妹玩得很開心,然後我也拿了在交大裡唯一的一張獎狀。

 

說真的那時候我虎頭蛇尾的個性又犯了,

劇本寫到最後卻整個很不想結尾。

 

那時候真的很謝謝大家願意聚在一起,把後面給討論完整。

 

 

後來拿了最佳劇本獎,

頒獎時念到機械系時,大家都跳起來了。

 

超爽。

 

 

記得那時候我們系剛演完(還沒頒獎),

走回宿舍的路上,遇到學弟們正在撤道具。

 

有個學弟開心地對我說,

 

「學長,謝謝你!」

 

 

那一瞬間,這麼長期的忙碌,都值得了。

都已經快十年了我還記得這一幕。

 

後來學弟們很爭氣,

拿了第三名。

 

那時候大家整個high翻了,

一起去慶功,一大群人吵吵鬧鬧地就這樣一路揮著旗子走到清夜。

 

 

其實我一直是很獨居型的人,

但那時候,覺得很棒。

 

而且在你付出了些什麼,

可以把大家的心都綁在一起時,

 

才會發現,人與人之間,能夠這麼美好。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nk 的頭像
Mink

This is Mink Speaking :) 命可的部落格

Min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